《世界偏離 I - 04》完成之後,順便找了一些關於盲人/夢境的資料。

無意中發現了這篇作品——這是作者白雙全一次五日四夜的馬來西亞旅行時的筆記。整個過程他都閉著/朦起雙眼...但他卻用《記憶》中的眼睛,看到了他旅行中的一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原文摘錄:沒有視覺不一定是盲人/盲人不一定沒有視覺 by 白雙全

寫在旅行之後1:
(2008-10-12,我從馬來西亞回港後兩天,隨即就要前往意大利,在長途飛機上我把上次旅行零碎的回憶和思考記錄了下來。文章字句經過整理,2008-11-24。)

一、聲音與映像
在旅行的過程中,雖然我的眼睛看不見眼前的景物,但眼內浮現的映像卻更豐富。聲音可以說是構成這次旅行的主要元素,領隊的說話(或其他的聲音)引導映像出現,很多是以前旅行時見過的景物或電視上風光片的殘餘記憶,加加減減,在眼內剪輯成馬來西亞的風光。在我看見的映像中,靜態的景物比較多,會動的較少,而且映像往往又不一定準確,(最深刻的印象是在馬六甲的紅教堂前面,在我眼內出現的映像竟是杏黃色的尖頂教堂,後來我想起這是第一次去澳門旅行時見過的建築物!)熱的地方會有較光明的感覺,但整體上我所「看見」的環境都比較灰暗(這可能和我閉著眼睛有關),而且簡陋(因為我腳踏的地方多有不平)。不知甚麼原因,我在晚上「看見」的映像,都特別清楚。沒有視覺的眼睛,身體對空間的感覺大部份來自聲音的引導,安靜的環境有遼闊的想像空間,嘈吵的地方感覺很狹窄。

「看」有幾個層次,打開眼晴是看,閉上眼也在看,蒙著眼但打開眼簾也是在看。蒙著眼但打開眼簾時,身體處於一個正常的感知狀態,較易辨認和記錄身體所處的環境,行動和方向感都很快能夠和已知的經驗結合和協調。但當我閉上眼睛,我的感覺不單是黑,而且是浮,它使我的身體立即進入幻想的狀態,眼內自動湧現不同的想像和幻覺。閉上眼睛的身體不會走動,所以走動的身體和閉合的眼睛極不協調,兩著好像同時處於兩個不同的地方。當身體靜止時,眼內的世界會出現較多的想像。閉上眼可以是睡覺的狀態,也可以是睡不著覺。睡著了,就會做夢,在夢裡,有時又會看見現實的世界……


二、身體的記憶
沒有映像的記憶是很短暫的。當身體回到香港,我打開眼睛時,因為記憶沒有映像的部份,我好像沒有去過馬來西亞似的。但當我閉上眼睛,回憶又從身體慢慢地走出來,身體可能需要在相同的狀態下才可以記憶發生過的事情。



--------------
人的想象力,能把記憶的記憶逐一取出、組合、剪接。
《04》之中的小晨,恐怕也是處於這個狀態..... 唔,可怕的夢魘(笑)
創作者介紹

■。深度。■

sdx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