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開手機。
Message。開始打字。

自言自語。
結束後。

刪掉。
合上手機。

送不出去的,語言。

----------
M 暫時離開溫哥華,所以手機暫時在SD這邊保管。
開始帶手機出門的時候。
會很自然地拿起手機。然後,開始打字。

不知不覺地,變得像 《秒速5センチメートル a chain of short stories about their distance》 的遠野貴樹那樣,打出的,都是一些不會存下,也不會送出去的 message。

記得最初看到遠野這樣做的時候,不太能理解,為何都得刪掉。
直到現在自己開始做同樣的事情的時候,才發現,原來如此。

送不出去的東西,存在和不存在,其實都一樣。
創作者介紹

■。深度。■

sdx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