雖然考試是結束了,卻還是覺得有點難呼吸。

這幾天跟CANDY聊天的時候講到。
CASE 14 的結尾問題。

【《請讓我呼吸。》——標題,其實,是一句只有五個字的臺詞。
寫這個故事的目標,是希望,會有人在十年之後想起《請讓我呼吸。》,會記得當時自己看完的時候,心中充滿了一種仿佛能握在手心的滿足感。

——想寫一個,能真正貼近人心的故事。
從沉重,到釋放。
最後,會發現自己的手上,有那麽一點幸福。】

---------
1。

可是,作為說故事的人,其實對結局也有些微不安。
很多故事,一開始寫了,就有可能無法寫到自己想要發展的結局。S.D.的確,也沒真正試過,能從一開始就看到結局。

寫故事的人,自己也有自己的一個故事。
但控制著另一些人故事的自己,卻無法預測自己的未來。

所以,當筆下的故事要結束的時候,沒到最後一秒鐘,也無法斷定會變成怎樣的事實。


S.D.最後一次把一個故事看完整,大概是兩年前的事情了。每次,看HAPPY END、看到文章結束的最後一句話,會覺得非常空虛而且不滿足。覺得故事並不應該在這裡停下。覺得什麽事情都還沒解決——
..........HAPPY END 的未來,就只有一片空白嗎?

很想抗議。
------------
2。

至於沉重的故事,看著[完結]的提醒字眼,看著下方,那片空白。
會覺得自己呼吸在這個世上很有重量。

有一次,曾經覺得得滿足。

可惜,S.D.並不常看故事。而大多數結局,都是喜劇。
至今,能讓S.D.覺得滿足的悲劇,還是只有冷翼的《飄》。

不是因爲它文字特殊。實際上,文字很平凡。一個普通人類的作品。
可是,故事,很不一樣。

這個故事的[我],無名無姓。有人稱呼他Armani,有人說他不是人。
他從來沒有成爲其他人生命中的主角,永遠,是一個獨自演戲的野草。


飄——
今天重新看了一次,故事原來不長,只有一万來字。
但S.D.記得當時看得很緩慢。看了好久,才發現主角的名字叫做Armani。
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他的名字出現次數不多。大家都是稱呼他 [你、你、你……]。

仿佛,他是個沒有名字的人。

或許因爲這是個短篇,所以有很多事情都相當精彩地一筆帶過。
其實很好奇,爲什麽冷翼會寫下這樣的一個故事。

應該是有原因的吧。改天,一定要好好地問!
話說回來也已經很久沒有跟冷翼好好聊天了... 雖然也不知道他還記不記得當年寫這個故事時候的心情,但就是很想跑去一問究竟〉《


........經驗之談 No.1:想要了解自己喜歡的作品,最好的方式就是跟作者聊天、了解他本人。
........經歷之談 No.2:大多數作者都會喜歡認識讀者。 = =+

-------
3。

不過,其實S.D.喜歡看中途很深很沉很重...但最後,能發現自己的世界並沒有那麽灰暗,而且開始有方法去改正自己,再一次去掌握自己的幸福。
這樣的故事,看起來才滿足。

喜歡在過程中悲傷。
在結局裡微笑。


死,也要死的燦爛!







■ 關於S.D. #1

- 有個很強的高中朋友 E 君,用了四年時間才升級到可以在S.D.房間任意妄為的兄弟程度。
- 但S.D.初期態度很惡劣。還曾經很兇地把他 趕/踢 出門口叫他永遠不要再來。 = ="
- 認識四年後的現在,兩人一開始聊天就有無限話題跑出來永遠講不完。囧"
- 現在,變成了互相知道了對方不少秘密的奇怪雙人組。
- E君跟S.D.之間,有一個關於鋼琴的約定。
- 但是,E君今年就要離開溫哥華。以後能見面的次數,會越來越少吧。
- 他沒看過S.D.的文章。
- 但是,他真的是個不錯的朋友。


END.
創作者介紹

■。深度。■

sdxx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